联系我们

  • 西安爱尔能源装备有限公司
  • 电话:029-68590671
  •    029-68590707
  • 传真:029-68590672
  • 邮箱:xaerny@163.com
  • 地址: 西安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丈八五路2号现代企业中心东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两会现场】能源大佬有话说

发布时间:2014/5/13 18:06:53浏览量:1338

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主动还是被动,来自能源界的大佬们在“两会”现场的一言一句正在被记录。我们需要这样的机会,来提问;他们也需要这样的机会,从心底发声。

来,一起看看马栏山发自两会现场的图文报道。【图片版权归马栏山同学所有】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吴新雄:旧的法律法规成为能源发展障碍

1、国内现有能源法律体系与能源行业发展现状已经不相适应,应抓紧出台《能源法》,修订《电力法》。特别是当前,分布式电源接入规模扩大,区域电网结构发生变化,旧有的法律规定成为能源发展的障碍。

2、如果能源安全无法保障,那其他安全就无从谈起。我国的资源禀赋是富煤缺油少气,在节能减排的基础上,煤炭还是要用,但要清洁高效使用,新上机组要达到天然气发电的排放标准。第二是要大力发展水电。第三,安全发展核电,也就是三代核电。另外,要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

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煤电行业在技术上有能力做到清洁化生产

1、能源行业、电力企业与生态环境关系密切,发展和运营要尽可能减少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当前,煤电行业在技术上已经有能力做到清洁化生产,新上的火电机组排放标准已高于美国,完全做到超低排放,打造了全新的火电升级版。建议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引导电力企业承担起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

2、由中央任命的干部,薪酬分三部分。一个是基础薪酬,就是每个月可以拿到的月薪。第二个是年薪,如果中央下达的各项指标都完成了,第二年会一次性发放前一年的年薪,也叫绩效工资。第三个是中长期激励,中央企业负责人一般三年一个任期,任期结束后,会对这三年进行考核,然后再一次性发放这部分薪酬。

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上面敢放权,下面不接权

1、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并且面临着环境问题拆迁问题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2、目前新能源发展速度很快,但也遇到一些困难。如新能源电价补贴问题,虽然国家有补贴相关政策,但相对滞后。目前,部分建设在风力资源较差地区的风电场,风电机组利用小时数较低,面临着亏损问题,电价补贴力度还不够。同时,电价补贴相对滞后,导致补贴“到手已经来不及了”。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我们“卖油郎”不懂非油品经营

1、去年中石化把销售板块拿出来增资扩股,融了1070亿元。为什么民间资本、外部资本要进来?因为我们有还没开发的金矿,但是靠我们的机制挖不出来。外面很多人说销售是我们最赚钱的板块,但投资人很明白,他说你赚钱是以前,不是今天。成品油销售这块往3年前看,利润一年比一年少,成本一年比一年多。

他们为什么还愿意投资进来?就看中我们非油品这一块,3万座加油站,2万个便利店,我有上亿的客户。非油品这块无论线上线下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我自己发展不了,一是体制机制限制死了,二是我们卖油郎不懂这块,让你搞三年也搞不出啥玩意,这座金山要让我们自己挖就挖坏了。

2、中央领导很关心移动互联网和利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企业,曾经说国有这么大资产怎么没有出来一家类似马云、阿里巴巴的企业呢?你体制机制不行啊,他们得烧好几年才能烧出今天啊。咱国有企业能烧几年钱?当年亏损就有人找你算账!这是要先烧钱的,马云14年烧了多少钱啊?京东从成立到现在都是一直在亏损啊。但它是靠市场给它钱,投资者给它钱。

李小琳:《能源法》长期缺位,应尽快制定出台

全国政协委员、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今年向全国政协提交4份提案。在《关于加快完善国家能源法律法规体系的建议》中,李小琳提出目前我国能源法律法规体系存在基础性的《能源法》长期缺位、已有的部分法律内容亟需修订、一些重要的单行法尚缺失、能源管理行政措施多市场手段少等问题。

由于《能源法》缺位,导致我国能源领域综合性、全局性、战略性问题长期依靠各部门的行政协调,缺乏法律层面的有效调整。

一些已有的能源法律法规落后于管理体制和行业实际的发展变化,甚至在某些方面限制和阻碍了行业发展,或者与WTO能源规则体系、生态环境保护等要求相悖,亟待加以修订和完善。

例如上世纪颁发的《电力法》,很多条款已经落后于行业实际情况和发展、改革要求,亟需修订。石油天然气、原子能、核电、能源监管、能源公用事业等领域还没有相应的能源单行法,能源管理实践中一些行之有效的成熟政策也不能及时上升为法律和行政法规。

李小琳建议在国家能源局成立联合工作组,在更高层面成立领导小组,做好顶层设计和部门协同,与全国人大对口部门确定好“十三五”和中长期能源立法计划。尽早完成《能源法》的制定工作,按照十三五和中长期能源立法计划,制定时间表,做好立改废,提升实际可操作性、与市场化经济的相适应性和对相关产业的引导性。